Kashing Hot

我们的征途是,哼哼哈嘿!


                          立陶宛一夜


       立陶宛的雨雪天不冷,羽绒服一裹,走上一两公里还微微有些热。满街大长腿,行色匆匆或漫步街头,帽子围巾手套齐全,却少见打伞的,大概是习惯了这样的雨雪天,纷纷撒撒却不见刺骨也不见积雪,既全了礼节又含蓄矜持。忍不住想起今年在扬州遇见的那场雪,尚且有好友二人,零食满袋,风里雨里雪里打着伞埋头走路,生生冻成三朵傻逼。此时走在异国街头,寂寞说不上,但是还是想着有钱了要约那两朵傻逼再来走一遭,热热闹闹,欢欢喜喜,走在下一次的风雪里。



文:吴三醒
图:吴三醒
编辑:吴三醒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