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hing Hot

我们的征途是,哼哼哈嘿!

                             朝夕之间一万年






      谁说“此后一万年,所有人都会记得我的名字。”谁又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123分钟,只说了一个故事的前言。
       并不想承认猴子爱过花果山以外的其它。
       并不想看天蓬和阿月的情感里掺杂遗忘和轮回,明明他们只有彼此而已啊,所以来生,都是第三者。
       文字比镜头惨烈100倍。
       没有什么天机阁——这种只要毁掉就算胜利的敌方高塔。
        我只看到,那些叛逆的文字,那些充满反抗的诗歌,被剪辑被篡改,被用侠骨柔情掩盖,没了那股神神叨叨的中二气息、挣扎已经超脱,《悟空传》和那些《西游记之xxx》又有多大区别呢?
        可能,在以万年为单位的神话传说中,十年可能不值一提,但这十年,至少是我全部生命的十分之一以上。
        我不确定是否还有再等十年的必要,毕竟今何在五年之前没能超越过原著,五年之后依旧没有,再过十年,无非是再等一次奇迹。那个不显老的娃娃脸少年,此后再也没有写过那么那么惊艳的文字,不是不失望的。千万不要学张若虚啊。
       如果你要看爱情片,可以去看;如果你要看动作片,可以去看;如果你要看3D魔幻片,可以去看。如果你要看《悟空传》,还是回家打开书看吧。


文:谈笑几回
图:来自网络
编辑:吴三醒

编前记:今天杨十一给大家带来魔幻混乱风的故事——《被狗啃过的少女三  地球失心风》。请大家放下脑子一起来看🙂


                                借心


      人类的心脏在慢慢退化,使用期限越来越短,拥有真正人类心脏的人也越来越少。随着时间推移,就衍生出了"心脏租赁行业",显然是个千鸟格行业,黑白相间得很明显啊。
       初初刚从东郊出来进入人类社会,也跟风想要一颗心脏。可是人类的心脏哪里那么好借,找中介太贵水又深。我跟她建议:"初初啊,咳咳咳咳,要不然咱们自己动手做一颗算了。咳咳咳咳。"我顺了顺气儿,止了咳,“你看我的心脏,是我爷爷找了老战友才帮忙弄到的。可是这颗心脏年轻的时候被利欲熏过,到现在这味道都熏得我老咳嗽。”她表示赞同。


       初初动手能力挺强,折的心脏连心室心房都清清楚楚,我真为她高兴。可是毕竟用了纸张材料,这颗心脏用了没几天就烂在了肚子里,代谢掉了。我想了想,又跟她建议:"在心脏租赁的业界传说中,星星的心脏是最好的,据说得到了可以长生不老,统治地球什么的。所以我们应该用石头之类不容易降解材料来做。"初初点头。


       不久后,当初初看到工艺品店里那颗心形玻璃的时候高兴坏了,这就是她想要的心脏。她用所有的钱买了一颗玻璃心,觉得万分满足。可好景不长,我不小心骗了她一把,那颗玻璃做的心脏就碎了,碎得到处都是,硌得她疼得哇哇直叫。我花了好几天才把她身体里的玻璃渣子清理干净。
      于是初初决定要找一颗铁打的心脏。  


      她找到全城最好的铁匠,得到了一颗铁打的心脏。她很开心,那么坚硬的心脏再也不会碎了。可是又过了一段时间,初初还是回去找了铁匠,质问他为什么她的铁心脏变形了。铁匠告诉她,这颗心脏是空心的铁,稍微变型没有关系,等到铁生锈,会更牢固地安在胸口。初初不能接受一颗变形的心脏,那早己经不是她的心脏了,她要一颗实心的,不会变形的铁打的心脏,尽管铁匠提醒她如果用实心材料她的身体完全无法承受的。初初坚持,并在换上实心铁心脏的时候又开心了好久,然而好景不长,初初的心脏日益沉重,最后压得初初无法行走,这才作罢。


       这折腾的一年里,初初换心脏跟换假牙一样频繁。她开始向往真正温暖跳动的心脏,与我道别,独自远行。我的心脏太老了,总是累,就没留她。
       我再一次见到初初的时候,她走路一跳一跳的。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这颗心脏是瓜瓜的。瓜瓜是后山溪流里的一只小青蛙,从出生就在找妈妈,找到自己完全变态发育了,还是没有见到妈妈。瓜瓜很绝望说现在这幅样子妈妈看到他也认不出他。瓜瓜还说如果初初能找到他妈妈他就把心脏借给她一起用。初初帮瓜瓜找到了妈妈,但是他妈妈完全不记得有瓜瓜这一个孩子,因为她有成千上万个叫瓜瓜的孩子。瓜瓜信守承诺,把心脏借给了初初,然后就心灰意冷地去生自己的孩子了。
       瓜瓜的心脏很小,却温暖真诚,好过很多人类心脏,初初用了两个月。
       后来终于,有个人找到初初,告诉她自己的心肺功能很好,完全可以负担两个人的身体。初初开心地直点头,于是他们一直共享着一颗心脏,互帮互助,相亲相爱。



文:杨十一
图:杨十一
编辑:吴三醒


编后记:心脏租赁中介,即第三方。主营业务为公证"复制契约",契约双方共同使用一颗心脏,风险共担,效用减半,一方生命终止后另外一方才可独享心脏。

              我遇见了人类,你遇见了谁






        一个外星人来到地球最终被同化的故事。

       故事很简单,读起来也很快,顺便值得一提的是附录比正文好看。腰封上的推荐语是“如果能让一颗心免于破碎,我就不算虚度此生”,从这点来讲也算是站在宇宙中心呼唤爱了。可惜我不大耐糖。

      莫名的会想起来林宥嘉的《思凡》和来自三体星人的“不要回答!不要回答!”。大体从童年时代起我们对外星人的幻想就不曾消失过,而所有作品里人类与外星人相遇,结局不外乎两种,同化或毁灭。 总觉得是个有趣的话题。世界上真的有外星人吗?我们为什么想要遇到外星人?我们真的想要遇到外星人吗?安德鲁和他的人类“朋友”也讨论了类似的问题,用这位朋友的话来说外星人很可能隐藏在人群中,而人类未必真的乐于遇到外星人。可惜他的人类朋友是个倒霉蛋儿,既遇到了乔装成人类的外星人,又因为可能知晓外星人的身份话还没说完就被炮灰了。

      而一边抗拒一边不由自主被人类所吸引所同化的安德鲁在口嫌体正直的路上越走越远。人类的生理机制和心理情绪大概像病毒,进化得再完美的物种一旦沾染便会被吞噬,受困于生老病死,感到孤独,寻求理解,需要爱或者欲或者其他什么东西来获取慰藉。

       脆弱如人类,距离完美相去甚远,且不擅长与其他物种打交道。另一部科幻小说《降临》就这一点对外星人和地球人的沟通开了个比较具体的脑洞,故事很有意思不过此处暂且打住。事实上别说是外星人与地球人难以沟通和理解,即使同为人类,能够对音乐、文字、体育产生同样的感受,也常常无法理解彼此。像是这本书的封面,形形色色的面孔和皮囊下,是一个又一个无法靠近的灵魂。主人公是作者金手指的产物,度过了不适期或者说接受了这种设定后,收获了友情爱情亲情若干,但是会不会有那么些隐藏在人类中的外星人终其一生困于这副皮囊而不得开怀?我无法自已地想到,与世界格格不入的我们,会不会就是那个外星人?



文:吴三醒
图:来自网络
编辑:吴三醒


编后记:今年七月的flag 是两本书两篇书评,这是第一本。写得简单,会修改。

                         “混吃等死”




      昨儿,稍稍有些时间,逛了下网页,看到了一个词:混吃等死。哇,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原来世上还有如此境界的,真是羡煞我也,真是我辈一生的追求呢。
      看到朋友圈里,深夜还有人发着加班的状态,还有人点赞鼓励时,我好想淡定地回复一句:我也是。想想,又改成回复:你或许可以从我身上,找找幸福感,最后又都给删除了。我想还是默默地承受这一切吧,纵然有时会和亲密的朋友抱怨辛苦,但也不值得在朋友圈里大张旗鼓吧。(编辑君感觉膝盖插满了箭头……)

       想想我的工作至少我还是学到了很多东西的;想想我好歹也是在还算有些名气的工作单位里,出差还勉强受待见吧;想想我那些跳槽的同事也都还算混得可以的。这么想来,我也定是个积极向上的好青年吧。
      百度里混吃等死的例句是,那些不努力学习的人,还不如在家混吃等死。要知道,身边有一群的学霸,而我却是个不算努力的人,真的是挺艰难的。有的学霸,一有空闲便开始看书学习,你可以看到他在等车时、吃饭间在听课,所以才有那迅速通过注会的,乃至一年注会六科全过的;有的学霸痴迷于考证,于是集注会、司法、注税、中级等等于一身,又想要考保代;有的学霸真心热爱学习,在职考上浙大研究生;还有学霸,工作繁忙依旧每日不忘早晨晚间学习英语。而我却是个腿粗肚圆,爱躺在床上,抱着pad看剧看动漫的人呐。原来,我还不如一个混吃等死的人呐。
      其实,我挺迷惘的,身边的环境每每影响着我,父母的期待让曾经的我认真地学习,大学的室友和我一起游戏人间,事务所的工作让我刻板地反复工作和学习,而我仿佛也并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就像亲戚们催我找个女朋友吧,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想找个什么样的,更何况还有当周围都单着的时候,我连找一个的心都没有。  总是走一步算一步,总是能躲过去就躲过去吧,我想我可能也是在混吃等死吧。

       嗯,下一步,先考注会吧;嗯,然后,离职回嘉吧;嗯,健健身恢复下身材吧。



文:土鳖纳伯one
图:来自网络
编辑:吴三醒


编后记:鉴于本文作者名字太长,以后统称伯伯,请知悉。

                         写在25周岁之时




      神奇,我竟然好好地活到了25周岁。
      真是不容易。
      在我青春期的中二设定里,我应该成为了一个身手敏捷性感冷艳的大侦探,去不同的地方,见各种各样的人。我会有一个自己的团队,三四个小伙伴,我们分工明确,客源稳定,工作的时候我们生死与共追求真相,没客户的时候我们纸醉金迷酒池肉林到处浪。大概也会有个爱人,但是聚少离多互相嫌弃,比谁先换掉谁。毕竟那么炫酷的人生设定总不能太圆满。
      然而在我的25周岁,我都还没有毕业,这真的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并且还戴上了闪亮亮的牙套,这真是一个更加悲伤的故事。我在为我的论文苦恼,为我的工作苦恼,人总是不免落入俗套。那些酷炫的设定已经比不上一张资格证。也不想有什么悲壮的事迹,只想自己和家人朋友平安健康。25周岁,我没有工作,没有爱人,没有孩子,也没有成为大英雄。可是我有相亲相爱的家人和好友,也有对未来的期待与奋斗的动力。所以即使迷茫和不安,却也不是一无所有的25岁。
      我想给25岁以后的自己提几个希望:
      第一,希望你永远善良。比起出淤泥而不染,倒不如当淤泥去染别人。不要让以后遇到的糟心事影响你善良的本心,违背你做人的原则。
      第二,希望你更加勇敢。生活经历也许会慢慢磨去你的棱角,你也不记得你曾经的英雄梦想。但是勇敢是你的保持本心的一大保障,去尝试,去斗争,去接受。不指望你无所畏惧,只希望你能比昨天更勇敢一点点。
      第三,希望你保持清醒。经历过麻醉的人一定知道那种失去知觉陷入黑暗的感觉,没人愿意再多尝试一次。你要保持清醒,就算是恐慌,是威胁,是诱惑,你都要用清醒的头脑去判断。因为你的清醒带会带给你短暂的痛苦,和长久的平和与安全感。当然保持清醒需要很大的勇敢。
      第四,希望你充满希望。人生不如意每天都有,不如意也是生活,也是短暂人生的一部分。明天会怎么样,谁知道呢,所以不到长眠的那一天不需要过早丢弃希望。
       第五,我现在还挺喜欢你的,你以后可别让我讨厌你。



文:杨十一
图:杨十一
编辑:吴三醒


编后记:十一生日快乐~长命百岁~另外,答应我,以后就算跟别人出去拍照也不能糊成这样好吗。。(严肃脸)

编前记:这是一个不大好形容的故事……祝大家儿童节快乐啦!

                             捞月亮



      东郊围场荒废了以后整个东郊都再不复往日光景,鸟兽四散,山上大多也就剩一些老狗老猴子了。原来住在东郊的人家大多都搬迁了,住得最久的就要数小菠萝一家了。
       小菠萝今年六岁,出生以来就跟着爷爷一直住在东郊,但是菠萝爸爸和妈妈过几天就要把他接回城里读书了,小菠萝和东郊的缘分,和爷爷的缘分应该也就到这里了。
       爷爷带小菠萝去后山摘枇杷吃,爷孙两个吃枇杷吃欢了,一转两转天都黑了。
       "爷爷,天都黑了,我们还回得去吗?”
       “不怕,天黑了我们可以跟着月亮回去呀。"
       "爷爷你看,那是什么啊!"
       "哦,那几只老猴子在捞月亮呐!来,爷爷带你去看!"
       爷爷抱起了小菠萝就往河边走去,到草丛后面躲了起来。大概六七只猴子,从树上吊下了一长串,最下面的那只一直伸手往河里捞着什么。爷爷环顾四周,除了这群猴子,水里一群鸭子也盯着那片水域,再仔细一看岸上还有三四只野狗,要不是爷爷在这东郊住了七八十年的,心脏估计得够呛。
       "爷爷,猴子捞月亮不是假的吗?妈妈给我读过这个故事,说傻孩子才会相信能把月亮从水里捞起来。"
        "嘘,仔细看,这可是很难得的啊,爷爷上次看到猴子捞月亮还是五十多年前。"
       爷孙两人死死盯住湖面,突然月亮在湖中的倒影越来越亮,最后那只猴子从水里拉出了一个不规则的物体,爷爷仔细一看,是一条纤细的手臂!整个天空都被照亮了,像白昼一般。
       "爷爷,这就是月亮吗?"
       " 大概,月亮也是有很多品种的。"
       光太强了,菠萝和爷爷没有看清那具体是个什么东西,毕竟有手臂的也大有动物在。没多久,光线消散了,猴子和狗子和鸭子也都跑了。只剩下爷孙两个在草丛后面躲着,小菠萝也睡着了。
       孩子,做个好梦吧



文:杨十一
图:来自网络
编辑:吴三醒

                          夏木有蚊帐




      每年夏天,房间的墙上都会多几滩蚊子血。因为我宁可污染墙壁,也不要放任一点点让他们逃走的可能。在不可逆转的污渍和不可购买的后悔药之间,心胸狭隘的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
       这种怎么选都有损失的境况我还经常遇到,比方说,我家的路由器只有三个孔,两个固定的,还有一个拱了手机的无线就不能供宽带,同时,我的破电脑无线接收器坏了很久了。这就意味着,当我要手机电脑配合传图,完成工作的时候,只能选择耗掉很多的流量。明明换个路由器或者换台电脑就能解决的事,硬生生地折磨了我好久。没办法,穷啊。这个烦恼,还属于穷人们人人就能过去的范畴。
       与此同时,我有一个usb借口的小电风扇,然而我只有一个插头,每天几乎耗尽电力才上床的我要纠结着先充电还是先扇会儿。天如果继续热下去,则意味着,我不能给手机充一晚的电,或者我不能扇着风扇入睡了。明明,这也是多一个充电插头就能搞定的事,然而又懒又穷。
       穷人呐,总是在忍。忍受加班,忍受不舒服的选择,忍受退让,忍受自己的平庸,因为没人对他们说,尽管去做吧,有什么事我都能帮你摆平。他们知道有“肆意”这种疫苗,可以对抗庸碌这种病,可是往往还没能力接种,已经被庸碌感染。
       我望着雪白的墙上暗红色血迹和黑色尸块组成的混合物,认真地想,是时候了,装不了蚊帐也该买蚊香了。



文:谈笑几回
图:谈笑几回
编辑:吴三醒


编后记:穷就会忍耐,懒就会克制。捂脸。

                           食夏记 一




      我对小龙虾有执念。就像我对三月春笋,四月鳜鱼,五月野米饭,七月西瓜八月桂,十月石榴还有隆冬的烤番薯的那种执念。是想起来,就觉得现在的时日尚可忍受,接下去的日子还有盼头的执念。
       小龙虾是夏天的前哨。白日的三十来度烤得人蔫头耷脑,但日头将落未落时,整条街便神气活现了起来。人来车往里凉风吹过,吹过烟火气吹过鲜香味吹过人声鼎沸熙熙攘攘。
       我大学的时候,学校外面就是一整条黑暗料理街,但凡打此处经过,车流、人流都止不住的慢下来,一点点一寸寸往前挪,直到融进了整条街道里。走两步,是炒面饭团关东煮,再走两步,是鸭脖子麻辣烫酸辣粉,手心托着胃脚步拖长了挪,挪啊挪,总有你挪不动的时候。两米长一辆手推车,起着两个锅,炒着好几盆龙虾,滋啦啦油爆声辛香气一个劲儿地往毛孔里钻……颇有些自暴自弃的念头。金刀大马地大排档路边摊一坐,吆喝一声“老板!小龙虾!” ,再呼来三五好友,这么个夜便开始了。买三斤送一斤,吃完香辣吃蒜香,吃完蒜香还想再来两斤十三香。说说笑笑嬉嬉闹闹两手油腻,抿过一个个指头,突然发现一个夏日的夜晚便在满街烟火气中过去了。
      其实真说起来,小龙虾肉质粗糙不如河虾鲜嫩,有壳且硬不比吃虾方便(皮皮虾这种异端在此处就不说了),从厨艺上讲其实又没的多大花头,料足、火够,是老是嫩也没多大差。想来这小龙虾这般随便却硬生生吃成了我的念想,大概还在于颜色和香料。清汤寡水的日子里,空气闷热心情蔫烦的日子里,突然一盆小龙虾,红艳艳火辣辣爽歪歪,既刺激了唾液腺又刺激了汗腺,憋在心底的情绪和体液一起排出体外,蒸发在空气里。更别说夏天还是个离别季,泪腺往往比汗腺还发达。而作为对离别相对钝感的人,人生中的每一次升学和分别都过得平静恬淡,绝对不存在什么撕考卷,喝大酒,举起话筒未语泪先流,两个人或几个人勾肩搭背哭成球。啊,真羡慕你们这样的年轻人,感情丰沛得简直叫人嫉妒呢。我对最近一次分别,也就是大学毕业唯二的印象也只剩卖书卖了三五十块钱,然后拿着这钱跟朋友吃了顿小龙虾。小龙虾配哇哈哈,又辣又甜腻,汗水混着尘土黏腻腻趴在脖颈上,连蚊子都嫌弃得叮不下口,唯对桌那一二人彼此龇牙嬉笑不嫌弃得很。那滋味,简直了。
      过日子需要仪式感,尤其对我们这种善于把日子过成白开水的人来说。所以清明要吃青团,立夏要吃野米饭,夏天要吃小龙虾,夏秋之交要吃菱,冬天要吃煨番薯。这无数的口腹之欲和别的许许多多欲望构筑了我年复一年的期盼,是我往白开水里扔的几片柠檬片或者山楂片,是我证明自己还活着还有那么多可爱或者不可爱的欲望的一点点证据。
      大夏天啊,一盆小龙虾就能满足开怀,多简单直接!多单纯不做作!但有那么个不那么愉快的兆头:17年的春夏之交,我在漫长的等位后和人搓完一顿四斤的小龙虾,在烟熏火烤和寡然无味中失去了对小龙虾的欲望。无法再在朋友圈里以搓一顿小龙虾为get一个成就,可能是这一顿滋味确实不够,可能是一起搓的人不够有趣,可能是天还不够热人很不够多连汗水都能被冷空调压回去,总之这一年,我无法自欺欺人地满足于一顿小龙虾。我失去了一种欲望,可能是我想要更多。但比起这个,我更害怕的是随着年纪的增长我们逐渐失去了食欲、性欲甚至是开口跟人讲句话的欲望。想一想就很可怕是不是?然而最可怕的是它是一种看起来具有普遍性的趋势。换一个最近比较流行的词,“丧”。
     人生本身就是一个不断消耗的过程,丧或者丧失就是它的表现形式。仅仅是为了对冲这种消耗,我们已经用尽了全力。所以年轻的朋友们,珍惜你们的欲望啊,毕竟这种东西,是会跟头发一样一天天变少的呢。(此处类比来自于菜头叔)


P.S  这么说来我最近真的有点觉得那些每天想着干坏事的反派们欲望充沛得让人有点羡慕呢。(三观碎)





文:吴三醒
图:来自网络
编辑:吴三醒

审计狗之歌——最近比较烦




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
总觉得底稿写不完,
领导总是项目接个没完,
还总嫌我们底稿做的慢,
怀疑我们是不是在偷懒,
然后一个劲儿地把我们监管,
朋友们抱怨假期真的好短,
根本没时间出去玩,
元旦假期还要把那存货盘。
券商问这问那,真的好烦,
企业总是催个没完,
还要威胁不干就把我们换,
领导说奖金这事儿得缓一缓,
今年先发一半的又一半,
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发完!
这个月的信用卡也还没还,
生活咋就那么艰难!




填词:土鳖纳伯one
(原曲:李冠华 王继康)
图:土鳖纳伯one
编辑:吴三醒


编后记:伯伯初次出镜!毫无违和感!等乐乎能放音频了再让伯伯献声~

                                坠落




       新星一有一篇小说,写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坑,扔进去的东西从来没有听到过到底的声音。久而久之人们习惯了并且扔进去了各种东西。

      有一天楼顶上的建筑工人被空中落下的螺丝钉砸了一下脑袋。他望向空中,什么也看不见。

      我尤其喜欢这种戛然而止的结尾。那个工人抬头的时候我也忍不住抬头,即将到来的结局仿佛末世的前兆,让人恐惧又期待。







文:吴三醒
图:吴三醒
编辑:吴三醒


编后记:最近卡文卡成狗,几乎失去了超过一条微博的写作能力。在恢复前,仅让我以几条微博的长度聊表心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