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hing Hot

我们的征途是,哼哼哈嘿!

                                地藏香



      讲真有些奇妙,每年的七月三十好像都会下几滴小雨,带来些许秋凉。有些疑心莫不是跟这日子有什么关联。
       农历七月为鬼月,三十据传是地藏王菩萨的生日。江南小城,家家户户点起香烛纸钱,邻水的人家还要放河灯庆贺菩萨诞辰愿三界众生早日得度。我们家更直白些,我母亲总是一边点香烛一边念叨着祝愿菩萨生日快乐,来日也望回报我们些福泽。说着自己笑起来,荒诞又郑重的模样。我握着一把地藏香站在夜色里望去,墙角、路边、河荡里星火点点,煞是好看。
      地藏香除了点起来好看,对幼时的我来说更是有别的好用处。小时候物质不算很丰富,没多少玩具便什么都能制成了玩具来耍,地藏香燃尽的半截也能收集了做棒戏,以前叫“挑金箍棒”或者“掷金箍棒”。但剩下的半截地藏香也不是根根都能拿来做游戏,需得削得均匀、笔直、长度适宜才行。资源有限,点完地藏香的这一晚便早早入睡,以便第二天早早起床往自家门前和邻居家门前转悠,把还沾着露水的半截地藏香都挑剔个一遍,凑一套自家的棒戏。
      如能凑齐,当是十分珍爱。即便后来收到人生中第一套第二套第三套真正的“金箍棒”,拥有越来越多的玩具,每一年的七月三十还是会高高兴兴插下地藏香,第二天高高兴兴起个大早去拔。
      如今二十好几,但我还是乐得过七月三十,高兴陪我母亲插地藏香。想了想原因,除了我本性老气,可能还有一点,在每一天都在发生无数变化的现在,有些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不变的东西,能让人感觉到些许安慰甚至浪漫。
      江边上是哪一个人第一次见到了月亮?江上的明月又是哪一年第一次照耀着人类的呢?见过月亮的人生老病死经历了无数的更迭,一千三百年前的春夜一位诗人突然陷入宇宙洪荒的迷思。我握着一把地藏香想象着他写下这两句诗时的心情,却苦于没有足够的才思来应和。

               关于二十五岁的二十五件事



1. 其实是二十五岁又一个月了。

2. 锻炼了三个月,不怎么成功地瘦了几斤。锻炼真的是件枯燥又痛苦的事情,与基因与惰性斗争什么的一直是痛苦的事情。

3. 其实很高兴小病小灾又平平安安地长到了现在,十分不易,感谢我的父母,感谢我自己,虽然我每一天都依然觉得未必能活到很久以后。

4. 十五岁的时候,好像有大把空白的时间。喜欢骑着车在公路上游荡,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和车恨不得敲开他们的脑袋想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5. 十五岁的夏天好像特别特别长,未来遥远得不得了,转眼却走到了瞻前顾后的年纪。

6. 一具缝缝补补略带臃肿的皮囊,一份辛苦也还糊口的工作,吵吵闹闹又亲亲热热的家庭,有几个好朋友,还有一只狗。

7. 其实不能算我的狗。因为我还没有给他一个名字。而我给了名字的那只狗好几年前就死了。我以为都忘了,却记得她叫呜噜噜,偏瘦的身形,毛色灰白,有最温柔的眼神,无论我做了多么过分的事情也不曾伤害过我。而我却没有保护好她。

8. 好像人总是从认识到自己的无力开始长大。失去花果山的猴子,保护不了自己的狗的我,守不住人心的很多人。

9. 连少女心这种东西好像也早早地失去了。因为比起相信一个人说了什么更应该看做了什么。

10. 每天都很丧,礼拜天的晚上丧到了极致。

11. 热爱打节气卡,可惜苇岸去世得太早。在朋友圈里打着节气卡,想着有朝一日要把他没写下去的节气都补全了。许多次提笔想写他的书评却每每搁置。你谁呢,怎么去随便评论一个你喜欢且不了解的人呢?

12. 觉得熬夜很累,连着熬两个夜就离死不远了。想要学游泳学攀岩学搏击学种乐器,好像再不学就来不及了,三十岁是未落下的那只靴子,长得像刀,谁也不知道落下的那天我们是什么样子,所以也可以称为薛定谔的靴子。

13. 刚刚抬头的时候发现下雨了。太阳雨,谁失恋了吗?

14. 逐渐失去很多欲望。食欲、性欲……甚至头发也在不断脱落。最后会剩下什么?

15. 从去年换手机到现在,拍照和P图的技术并没有得到很大提升。许过的很多承诺也没有实现。啊啊啊啊啊捶胸。

16. 二十五岁最大的收获可能是,你逐渐接受自己是个普通人,并且用尽一切努力才能维持住普通的生活,这一设定。

13. 不是什么外星人啦,天赋异禀骨骼清奇啦,上天选中的少年啦,你啊,摔倒了会痛,被人骂了会哭,被车撞了会死,怼了老板会怕,做了亏心的事会后悔,变成了胖子会自暴自弃—奋发图强—继续自暴自弃。

14. Nothing special 。

15. But you're different when you try to be yourself.

16. 坦白说,毕业以后并不适合和家人住在一起。磨合的过程太过漫长并且消耗太多感情成本。也容易磨平心气。

17. 发现遇到的温柔的人除了生性如此,大多饱经婚姻生活调教。

18. 依然期待与喜欢的人一起生活。但也接受世界上有一些人他们在这方面的运气不是很好。

19. 我对朋友说“发现自己喜欢桃花眼诶,难怪我喜欢你。”朋友回我“那是因为你喜欢我的灵魂。” 甜甜蜜蜜肉肉麻麻,多好。你的喜欢有人能懂,多好。

20. 最近特别特别想喝酒。红的,两杯,到微醺的时刻,一切美妙得无与伦比。

21. 我们用尽各种方式以摆脱孤独,但最终还是要学着与自己相处,与世界和解。

22. 床头还有很多书没看,很多文章没写。

23. 和好朋友一起旅游,一年要一起照一次相。

24. 如果,如果我走到了35,即使更加疲惫与艰难,我也希望那个三十五岁的我可以心平气和地面对十五岁和二十五岁的我。

25. 生日快乐,平安喜乐。



文:吴三醒
图:吴三醒
编辑:吴三醒


编后记:一篇迟到了一个月的更新。无论对谁说抱歉吧,总之要重新开始啦。

                                  避暑


      火辣的夏天已然来临,到室外绝对热成狗。在公司内勤时,不靠近地铁站住的,绝对是忧桑的,早上6点半便骑车出门,7点不到已就位,比正常上班足足早到了两个小时,同时一直待到天黑才回去,真可谓是日出之前作,日落而后息呀。而在外勤出差时,似乎连打车坐位子也特别有经验了。出租车可以坐后排,一般空调已经比较凉了,当然了解坐位子的方向,怎样不被晒,那也绝对是信手拈来;而坐领导的车,绝逼要坐副驾驶,可以把空调风往自己那边一点,后排就热死吧!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羽扇纶巾,雄姿英发。公瑾,你不热吗??

       夏天,让我想起了暑假,那可真真是美好的事情呀。当我们还是个稚子的时候,暑假是属于棒冰的,那会儿每个暑假的下午都是用来睡觉的,一睡一个下午,起来总是四五点钟了,然而天依旧是那么亮,那么热,总忍不住,在家里找找硬币,买根棒冰吃。
       那时候没有空调,没有冰箱,唯一能用用的就是电风扇了,却经常断电。那时候最凉快的地方应该就是卫生间了吧,不停地冲凉,有时候连水都有些热乎的,就打井水,然后不停地拖地、擦竹席,穿个小裤衩,睡地板。现在想来,也挺美的呢。
       那时候的出行,简直要命。犹记得初二被叫去语文补课,我只有一辆自行车,每天下午一点骑五公里的路到老师家里,老妈给我备下了草帽和袖套,那可真是土啊,想想都觉得好笑,后来我什么都没戴的往返,当真黑了好几个度啊。那时的我,似乎也不那么惧怕高温。
      现在的我们,早已远离了暑假,这样的消暑方式也早已一去不复返,我们总是在空调房里工作着工作着日复一日。我们享受着科技给我们带来的便利与舒适,但仿佛暑假也变得没有味道,当然啦,我们也并没有暑假嘛。所以,祝小朋友们,暑假快乐!


文:伯伯
图:来自网络
编辑:吴三醒

编后记:Sweating like a dog! That's all!!!

                             朝夕之间一万年






      谁说“此后一万年,所有人都会记得我的名字。”谁又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123分钟,只说了一个故事的前言。
       并不想承认猴子爱过花果山以外的其它。
       并不想看天蓬和阿月的情感里掺杂遗忘和轮回,明明他们只有彼此而已啊,所以来生,都是第三者。
       文字比镜头惨烈100倍。
       没有什么天机阁——这种只要毁掉就算胜利的敌方高塔。
        我只看到,那些叛逆的文字,那些充满反抗的诗歌,被剪辑被篡改,被用侠骨柔情掩盖,没了那股神神叨叨的中二气息、挣扎已经超脱,《悟空传》和那些《西游记之xxx》又有多大区别呢?
        可能,在以万年为单位的神话传说中,十年可能不值一提,但这十年,至少是我全部生命的十分之一以上。
        我不确定是否还有再等十年的必要,毕竟今何在五年之前没能超越过原著,五年之后依旧没有,再过十年,无非是再等一次奇迹。那个不显老的娃娃脸少年,此后再也没有写过那么那么惊艳的文字,不是不失望的。千万不要学张若虚啊。
       如果你要看爱情片,可以去看;如果你要看动作片,可以去看;如果你要看3D魔幻片,可以去看。如果你要看《悟空传》,还是回家打开书看吧。


文:谈笑几回
图:来自网络
编辑:吴三醒

编前记:今天杨十一给大家带来魔幻混乱风的故事——《被狗啃过的少女三  地球失心风》。请大家放下脑子一起来看🙂


                                借心


      人类的心脏在慢慢退化,使用期限越来越短,拥有真正人类心脏的人也越来越少。随着时间推移,就衍生出了"心脏租赁行业",显然是个千鸟格行业,黑白相间得很明显啊。
       初初刚从东郊出来进入人类社会,也跟风想要一颗心脏。可是人类的心脏哪里那么好借,找中介太贵水又深。我跟她建议:"初初啊,咳咳咳咳,要不然咱们自己动手做一颗算了。咳咳咳咳。"我顺了顺气儿,止了咳,“你看我的心脏,是我爷爷找了老战友才帮忙弄到的。可是这颗心脏年轻的时候被利欲熏过,到现在这味道都熏得我老咳嗽。”她表示赞同。


       初初动手能力挺强,折的心脏连心室心房都清清楚楚,我真为她高兴。可是毕竟用了纸张材料,这颗心脏用了没几天就烂在了肚子里,代谢掉了。我想了想,又跟她建议:"在心脏租赁的业界传说中,星星的心脏是最好的,据说得到了可以长生不老,统治地球什么的。所以我们应该用石头之类不容易降解材料来做。"初初点头。


       不久后,当初初看到工艺品店里那颗心形玻璃的时候高兴坏了,这就是她想要的心脏。她用所有的钱买了一颗玻璃心,觉得万分满足。可好景不长,我不小心骗了她一把,那颗玻璃做的心脏就碎了,碎得到处都是,硌得她疼得哇哇直叫。我花了好几天才把她身体里的玻璃渣子清理干净。
      于是初初决定要找一颗铁打的心脏。  


      她找到全城最好的铁匠,得到了一颗铁打的心脏。她很开心,那么坚硬的心脏再也不会碎了。可是又过了一段时间,初初还是回去找了铁匠,质问他为什么她的铁心脏变形了。铁匠告诉她,这颗心脏是空心的铁,稍微变型没有关系,等到铁生锈,会更牢固地安在胸口。初初不能接受一颗变形的心脏,那早己经不是她的心脏了,她要一颗实心的,不会变形的铁打的心脏,尽管铁匠提醒她如果用实心材料她的身体完全无法承受的。初初坚持,并在换上实心铁心脏的时候又开心了好久,然而好景不长,初初的心脏日益沉重,最后压得初初无法行走,这才作罢。


       这折腾的一年里,初初换心脏跟换假牙一样频繁。她开始向往真正温暖跳动的心脏,与我道别,独自远行。我的心脏太老了,总是累,就没留她。
       我再一次见到初初的时候,她走路一跳一跳的。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这颗心脏是瓜瓜的。瓜瓜是后山溪流里的一只小青蛙,从出生就在找妈妈,找到自己完全变态发育了,还是没有见到妈妈。瓜瓜很绝望说现在这幅样子妈妈看到他也认不出他。瓜瓜还说如果初初能找到他妈妈他就把心脏借给她一起用。初初帮瓜瓜找到了妈妈,但是他妈妈完全不记得有瓜瓜这一个孩子,因为她有成千上万个叫瓜瓜的孩子。瓜瓜信守承诺,把心脏借给了初初,然后就心灰意冷地去生自己的孩子了。
       瓜瓜的心脏很小,却温暖真诚,好过很多人类心脏,初初用了两个月。
       后来终于,有个人找到初初,告诉她自己的心肺功能很好,完全可以负担两个人的身体。初初开心地直点头,于是他们一直共享着一颗心脏,互帮互助,相亲相爱。



文:杨十一
图:杨十一
编辑:吴三醒


编后记:心脏租赁中介,即第三方。主营业务为公证"复制契约",契约双方共同使用一颗心脏,风险共担,效用减半,一方生命终止后另外一方才可独享心脏。

              我遇见了人类,你遇见了谁






        一个外星人来到地球最终被同化的故事。

       故事很简单,读起来也很快,顺便值得一提的是附录比正文好看。腰封上的推荐语是“如果能让一颗心免于破碎,我就不算虚度此生”,从这点来讲也算是站在宇宙中心呼唤爱了。可惜我不大耐糖。

      莫名的会想起来林宥嘉的《思凡》和来自三体星人的“不要回答!不要回答!”。大体从童年时代起我们对外星人的幻想就不曾消失过,而所有作品里人类与外星人相遇,结局不外乎两种,同化或毁灭。 总觉得是个有趣的话题。世界上真的有外星人吗?我们为什么想要遇到外星人?我们真的想要遇到外星人吗?安德鲁和他的人类“朋友”也讨论了类似的问题,用这位朋友的话来说外星人很可能隐藏在人群中,而人类未必真的乐于遇到外星人。可惜他的人类朋友是个倒霉蛋儿,既遇到了乔装成人类的外星人,又因为可能知晓外星人的身份话还没说完就被炮灰了。

      而一边抗拒一边不由自主被人类所吸引所同化的安德鲁在口嫌体正直的路上越走越远。人类的生理机制和心理情绪大概像病毒,进化得再完美的物种一旦沾染便会被吞噬,受困于生老病死,感到孤独,寻求理解,需要爱或者欲或者其他什么东西来获取慰藉。

       脆弱如人类,距离完美相去甚远,且不擅长与其他物种打交道。另一部科幻小说《降临》就这一点对外星人和地球人的沟通开了个比较具体的脑洞,故事很有意思不过此处暂且打住。事实上别说是外星人与地球人难以沟通和理解,即使同为人类,能够对音乐、文字、体育产生同样的感受,也常常无法理解彼此。像是这本书的封面,形形色色的面孔和皮囊下,是一个又一个无法靠近的灵魂。主人公是作者金手指的产物,度过了不适期或者说接受了这种设定后,收获了友情爱情亲情若干,但是会不会有那么些隐藏在人类中的外星人终其一生困于这副皮囊而不得开怀?我无法自已地想到,与世界格格不入的我们,会不会就是那个外星人?



文:吴三醒
图:来自网络
编辑:吴三醒


编后记:今年七月的flag 是两本书两篇书评,这是第一本。写得简单,会修改。

                         “混吃等死”




      昨儿,稍稍有些时间,逛了下网页,看到了一个词:混吃等死。哇,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原来世上还有如此境界的,真是羡煞我也,真是我辈一生的追求呢。
      看到朋友圈里,深夜还有人发着加班的状态,还有人点赞鼓励时,我好想淡定地回复一句:我也是。想想,又改成回复:你或许可以从我身上,找找幸福感,最后又都给删除了。我想还是默默地承受这一切吧,纵然有时会和亲密的朋友抱怨辛苦,但也不值得在朋友圈里大张旗鼓吧。(编辑君感觉膝盖插满了箭头……)

       想想我的工作至少我还是学到了很多东西的;想想我好歹也是在还算有些名气的工作单位里,出差还勉强受待见吧;想想我那些跳槽的同事也都还算混得可以的。这么想来,我也定是个积极向上的好青年吧。
      百度里混吃等死的例句是,那些不努力学习的人,还不如在家混吃等死。要知道,身边有一群的学霸,而我却是个不算努力的人,真的是挺艰难的。有的学霸,一有空闲便开始看书学习,你可以看到他在等车时、吃饭间在听课,所以才有那迅速通过注会的,乃至一年注会六科全过的;有的学霸痴迷于考证,于是集注会、司法、注税、中级等等于一身,又想要考保代;有的学霸真心热爱学习,在职考上浙大研究生;还有学霸,工作繁忙依旧每日不忘早晨晚间学习英语。而我却是个腿粗肚圆,爱躺在床上,抱着pad看剧看动漫的人呐。原来,我还不如一个混吃等死的人呐。
      其实,我挺迷惘的,身边的环境每每影响着我,父母的期待让曾经的我认真地学习,大学的室友和我一起游戏人间,事务所的工作让我刻板地反复工作和学习,而我仿佛也并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就像亲戚们催我找个女朋友吧,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想找个什么样的,更何况还有当周围都单着的时候,我连找一个的心都没有。  总是走一步算一步,总是能躲过去就躲过去吧,我想我可能也是在混吃等死吧。

       嗯,下一步,先考注会吧;嗯,然后,离职回嘉吧;嗯,健健身恢复下身材吧。



文:土鳖纳伯one
图:来自网络
编辑:吴三醒


编后记:鉴于本文作者名字太长,以后统称伯伯,请知悉。

                         写在25周岁之时




      神奇,我竟然好好地活到了25周岁。
      真是不容易。
      在我青春期的中二设定里,我应该成为了一个身手敏捷性感冷艳的大侦探,去不同的地方,见各种各样的人。我会有一个自己的团队,三四个小伙伴,我们分工明确,客源稳定,工作的时候我们生死与共追求真相,没客户的时候我们纸醉金迷酒池肉林到处浪。大概也会有个爱人,但是聚少离多互相嫌弃,比谁先换掉谁。毕竟那么炫酷的人生设定总不能太圆满。
      然而在我的25周岁,我都还没有毕业,这真的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并且还戴上了闪亮亮的牙套,这真是一个更加悲伤的故事。我在为我的论文苦恼,为我的工作苦恼,人总是不免落入俗套。那些酷炫的设定已经比不上一张资格证。也不想有什么悲壮的事迹,只想自己和家人朋友平安健康。25周岁,我没有工作,没有爱人,没有孩子,也没有成为大英雄。可是我有相亲相爱的家人和好友,也有对未来的期待与奋斗的动力。所以即使迷茫和不安,却也不是一无所有的25岁。
      我想给25岁以后的自己提几个希望:
      第一,希望你永远善良。比起出淤泥而不染,倒不如当淤泥去染别人。不要让以后遇到的糟心事影响你善良的本心,违背你做人的原则。
      第二,希望你更加勇敢。生活经历也许会慢慢磨去你的棱角,你也不记得你曾经的英雄梦想。但是勇敢是你的保持本心的一大保障,去尝试,去斗争,去接受。不指望你无所畏惧,只希望你能比昨天更勇敢一点点。
      第三,希望你保持清醒。经历过麻醉的人一定知道那种失去知觉陷入黑暗的感觉,没人愿意再多尝试一次。你要保持清醒,就算是恐慌,是威胁,是诱惑,你都要用清醒的头脑去判断。因为你的清醒带会带给你短暂的痛苦,和长久的平和与安全感。当然保持清醒需要很大的勇敢。
      第四,希望你充满希望。人生不如意每天都有,不如意也是生活,也是短暂人生的一部分。明天会怎么样,谁知道呢,所以不到长眠的那一天不需要过早丢弃希望。
       第五,我现在还挺喜欢你的,你以后可别让我讨厌你。



文:杨十一
图:杨十一
编辑:吴三醒


编后记:十一生日快乐~长命百岁~另外,答应我,以后就算跟别人出去拍照也不能糊成这样好吗。。(严肃脸)

编前记:这是一个不大好形容的故事……祝大家儿童节快乐啦!

                             捞月亮



      东郊围场荒废了以后整个东郊都再不复往日光景,鸟兽四散,山上大多也就剩一些老狗老猴子了。原来住在东郊的人家大多都搬迁了,住得最久的就要数小菠萝一家了。
       小菠萝今年六岁,出生以来就跟着爷爷一直住在东郊,但是菠萝爸爸和妈妈过几天就要把他接回城里读书了,小菠萝和东郊的缘分,和爷爷的缘分应该也就到这里了。
       爷爷带小菠萝去后山摘枇杷吃,爷孙两个吃枇杷吃欢了,一转两转天都黑了。
       "爷爷,天都黑了,我们还回得去吗?”
       “不怕,天黑了我们可以跟着月亮回去呀。"
       "爷爷你看,那是什么啊!"
       "哦,那几只老猴子在捞月亮呐!来,爷爷带你去看!"
       爷爷抱起了小菠萝就往河边走去,到草丛后面躲了起来。大概六七只猴子,从树上吊下了一长串,最下面的那只一直伸手往河里捞着什么。爷爷环顾四周,除了这群猴子,水里一群鸭子也盯着那片水域,再仔细一看岸上还有三四只野狗,要不是爷爷在这东郊住了七八十年的,心脏估计得够呛。
       "爷爷,猴子捞月亮不是假的吗?妈妈给我读过这个故事,说傻孩子才会相信能把月亮从水里捞起来。"
        "嘘,仔细看,这可是很难得的啊,爷爷上次看到猴子捞月亮还是五十多年前。"
       爷孙两人死死盯住湖面,突然月亮在湖中的倒影越来越亮,最后那只猴子从水里拉出了一个不规则的物体,爷爷仔细一看,是一条纤细的手臂!整个天空都被照亮了,像白昼一般。
       "爷爷,这就是月亮吗?"
       " 大概,月亮也是有很多品种的。"
       光太强了,菠萝和爷爷没有看清那具体是个什么东西,毕竟有手臂的也大有动物在。没多久,光线消散了,猴子和狗子和鸭子也都跑了。只剩下爷孙两个在草丛后面躲着,小菠萝也睡着了。
       孩子,做个好梦吧



文:杨十一
图:来自网络
编辑:吴三醒

                          夏木有蚊帐




      每年夏天,房间的墙上都会多几滩蚊子血。因为我宁可污染墙壁,也不要放任一点点让他们逃走的可能。在不可逆转的污渍和不可购买的后悔药之间,心胸狭隘的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
       这种怎么选都有损失的境况我还经常遇到,比方说,我家的路由器只有三个孔,两个固定的,还有一个拱了手机的无线就不能供宽带,同时,我的破电脑无线接收器坏了很久了。这就意味着,当我要手机电脑配合传图,完成工作的时候,只能选择耗掉很多的流量。明明换个路由器或者换台电脑就能解决的事,硬生生地折磨了我好久。没办法,穷啊。这个烦恼,还属于穷人们人人就能过去的范畴。
       与此同时,我有一个usb借口的小电风扇,然而我只有一个插头,每天几乎耗尽电力才上床的我要纠结着先充电还是先扇会儿。天如果继续热下去,则意味着,我不能给手机充一晚的电,或者我不能扇着风扇入睡了。明明,这也是多一个充电插头就能搞定的事,然而又懒又穷。
       穷人呐,总是在忍。忍受加班,忍受不舒服的选择,忍受退让,忍受自己的平庸,因为没人对他们说,尽管去做吧,有什么事我都能帮你摆平。他们知道有“肆意”这种疫苗,可以对抗庸碌这种病,可是往往还没能力接种,已经被庸碌感染。
       我望着雪白的墙上暗红色血迹和黑色尸块组成的混合物,认真地想,是时候了,装不了蚊帐也该买蚊香了。



文:谈笑几回
图:谈笑几回
编辑:吴三醒


编后记:穷就会忍耐,懒就会克制。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