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hing Hot

我们的征途是,哼哼哈嘿!

               你看,大家都在好好拍戏啊




                     ——《我不是药神》点映场








      我就把印象深刻的点写写,剧透不剧透的大家担待,反正也就我自个看嘻嘻。

1. 程勇甫一出现就是蓬头垢面,没两场戏就打女人,真的渣,光这点就是个真正的小赤佬了。

2. 我关注王传君跟金世佳的微博一样久。金世佳15年的时候演了《一个勺子》,王传君16年在《罗曼蒂克消亡史》里打了个酱油,这次终于又演了吕受益。从形体到台词到肢体,可以想象到费了多少心力,吕受益的戏份没有一个镜头浪费的。真高兴。

3. 谭卓某些角度真的很像郝蕾,瘦一点的郝蕾,少一点肉欲,多一点嶙峋。

4. 周一围一冲出来就是扑面而来的荷尔蒙,啊深吸一口。人物塑造的细节给的还是不够多,但我光看那两撇小胡子和皮夹克去了,真好看,字面上。

5. 徐峥真的适合演这样中年油腻救赎的角色。和伙伴们拍打吵闹的时候笑起来挂了三层眼袋,嘴巴张得老大,我却好像看到了《春光灿烂猪八戒》里的徐峥,时隔20年,他们笑起来还是有点像。

6. 程勇最后还是没把思慧睡了,被人女儿看到而引发的一点羞耻心也好,一点假仁义也好,终究是保住了一份伙伴的情谊。程勇夺门而逃的时候还记得轻声叮嘱思慧,照看好孩子别吵醒了。思慧关上门,嘴角慢慢绽开一点笑意,导演给了一个特写镜头。我才发现原来书里常写的一抹笑意是这样演的,突如其来,转瞬即逝,如果那一秒不在戏里便会错过这两个一身狼狈的人给彼此留的那一点温柔。

7. 我以为神父是金士杰来着,结果是杨新鸣。要么是我脸盲,要么是人演技太好。

8. 章宇以后的作品可以期待一下。你记不记得小时候跟村里野狗对峙的那种感觉?他盯着吕受益拿药的时候像一条真正的野狗。

9. 看这片肯定会无数次地想到《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幸好导演或者编剧写的是个不一样的故事。《达拉斯》很酷很燃很喜欢,是一个人的不屈斗争,《药神》这片有神油贩子有病人有神父有舞女有打手还有警察,有江湖情义,很武侠。

10. 上个月在吐槽今年的暑期档好烂好烂了,然后《我不是药神》点映了。从上映过审拍摄立项倒推过去,差不多就是张勇案就开始准备了。总有人有勇气往前多走一步,让我们离现实再近一点。

11. 下周可以期待下姜文大大的《》……我靠,这个片名我就没记住过,《邪不压正》。太邪门。








文:吴三醒




图:来自网络




编辑:吴三醒





        “你不用陪伴我成长,就可以享受现在的一切”


       当老斑鸠遇到大头哥的时候,她有强烈的物质渴望,去得到想要的生活,得到以前的家。以至于她并没有重视与大头哥的感情。直到大头叔出现了,告诉她,可以给她想要的一切,并且不用陪伴他的成长。于是老斑鸠收下了执念的房子,开始审视自己和大头哥的感情,痛苦不堪。

       我很小的时候看过一部美剧,叫作《成长的烦恼》,英文名叫growing pains,成长是一场痛苦的冒险,虽然这是部喜剧。识于微时是要有多大的缘分。大多数人是没有那么好命,去得到一份完美的感情,互相陪伴彼此成长的,然后得到好的结局。就像老斑鸠遇到那之前没有物质基础的大头哥,不谙世事的大头哥,必然不是她的选择。相互陪伴地成长意味着将要一同克服各种各样的困难,不保证开花结果的那种。直接享受成果会规避所有的风险,也就是不劳而获。

       老斑鸠是想要陪伴大头哥成长的,她不想错失他们之间的种种经历。但是在第一次选择的时候她放弃了。再回头看,情况就不一样了。哪有那么多圆满呢,成年人更多的是取舍吧。

      你可以不用陪伴我成长,就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

       其实想陪伴。



文:杨十一
图:网络
编辑:吴三醒

                             朝夕之间一万年






      谁说“此后一万年,所有人都会记得我的名字。”谁又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123分钟,只说了一个故事的前言。
       并不想承认猴子爱过花果山以外的其它。
       并不想看天蓬和阿月的情感里掺杂遗忘和轮回,明明他们只有彼此而已啊,所以来生,都是第三者。
       文字比镜头惨烈100倍。
       没有什么天机阁——这种只要毁掉就算胜利的敌方高塔。
        我只看到,那些叛逆的文字,那些充满反抗的诗歌,被剪辑被篡改,被用侠骨柔情掩盖,没了那股神神叨叨的中二气息、挣扎已经超脱,《悟空传》和那些《西游记之xxx》又有多大区别呢?
        可能,在以万年为单位的神话传说中,十年可能不值一提,但这十年,至少是我全部生命的十分之一以上。
        我不确定是否还有再等十年的必要,毕竟今何在五年之前没能超越过原著,五年之后依旧没有,再过十年,无非是再等一次奇迹。那个不显老的娃娃脸少年,此后再也没有写过那么那么惊艳的文字,不是不失望的。千万不要学张若虚啊。
       如果你要看爱情片,可以去看;如果你要看动作片,可以去看;如果你要看3D魔幻片,可以去看。如果你要看《悟空传》,还是回家打开书看吧。


文:谈笑几回
图:来自网络
编辑:吴三醒

                你对真相一无所知,这样最好



      终于和我庄凑好了时间去看《嫌疑人X的献身》。八九年前我们热爱的东野圭吾,热爱的汤川老师和内海警官,连那个万年助手都那么可爱。能够在影院里看到东野圭吾的作品,也算是有生之年系列。我给中版打三颗星。一颗星给天哥,一颗星给女儿,一颗星给招牌套餐。
      开场就看到KKW在一个会场里那个叨叨叨叨叨叨,每个眼神都是"霸道总裁哪家强"的狂拽炫酷感。还挺尴尬的讲真。    时间太久了,我把嫌疑犯和圣女搞错了,看到十分钟的时候我还没认出唐川就是汤川的人设。我英俊毒舌敏锐智商炸裂又有点小可爱的汤川老师怎么就变成这样了,明明是物理学家却有种官僚气息。怕被KKW粉丝骂真是。啊,当年的福山大叔真的帅啊,毕竟这可是少女杀手入江直树的原型啊。啊又扯远了。整个唐川的推理的表现一般般,唯一令人印象深刻的也就是他和石泓的对手戏,那个对视,简直太基了我的天,看得我好脸红心跳好害羞。
       石泓这个角色是十分极端的,他有自己的小世界,自己的处世法则。他对陈婧的感情我也并不认为一定是爱情,他对陈婧女儿同样怀有这种类似的情感,因为她们带给他希望,他把她们看成生活甚至生命的一部分。如果他们之间有爱情的萌芽,也跟那套没送出去的西装一样,永远送不到了。网上大片的评论说鱼旦前期用力过猛,后期又不足以呕出灵魂,然后把对手男演员演技颜值夸上天。黑人问号脸。我看到的石泓是一个特别简单的人。在陈婧到来以前他的人生只有数学,虽然是数学老师,但对于学生完全不在意。在遇到陈婧以后,他用自己的方式来保护她们,保护她们的生命,并希望她们幸福,完全不在意自己的立场。
       大多数人应该觉得石泓最大的错误就是杀死了一个无辜的流浪汉,唐川也说无论如何他是不会去杀人的。所以,自从石泓决定杀死流浪汉,他就已经献身了,他就算逃脱法律的制裁也无法逃脱良心的谴责。至于大家执着想看的呕出灵魂,电影中的石泓表现出的是绝望的啊啊啊啊啊。原本自信满满的石泓,就算被送进监狱也无所谓,直到唐川把陈婧带过去,石泓的心里防线一点点崩溃,那绝望的小眼神,我现在还感觉毛骨悚然。
       对陈婧最大关注的点是,只有她去见那个小平头的时候是最漂亮的,头发散下来,还抹个口红。我愿意相信她对小平头是有些感情的,女孩子总是希望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尽可能完美。前夫来的时候她明明可以往外面跑甚至大声呼救,但是她没有,也许是出于对女儿的保护。林心如终于让我有一种她和年龄相符的感觉。
       女儿真是有点美,那种生机勃勃的美。她会害怕会流泪,但也会奋起反抗,愿意承担责任,坚持心中的信念。在妈妈被前夫欺负的时候,她会勇敢地选择冲上前去,在妈妈要自首的时候,她也愿意一同承担责任,在妈妈按照石泓的安排对他产生误解的时候,她也坚持认为石泓是个好人。女儿的整个生长环境并不好,但是她依旧有一颗赤子之心,那么美好以至于石泓愿意为这样的美好下地狱。
       唐川挣扎后决定还原真相,但是当他对陈婧说“你对真相一无所知”的时候我和我的庄忍不住笑出声来,想起那句“你们对力量一无所知。”也是有点尴尬。石泓在牢里的时候,也在心里说了这样一句话“你对真相一无所知,这样最好。”这应该是通篇最苏的句话之一。你不需要对我愧疚,你最好能忘记我,这样你会过得更好。然而再苏也挡不住人家不要。知道真相后的陈婧必然无法接受有两个无辜的人因为自己而毁灭。她宁愿去自首,也不愿意背负这样的罪恶过一辈子。最苏的一句话之二是石泓看到陈婧来监狱,说了句“你怎么来了”之类的话我记不太清。就算是这样他也想抱最后的希望让陈婧置身事外。对了,陈婧那一跪,真是吓了我一跳,有点突兀。
       再说说招牌套餐,包装还挺好的,里面拿出来好几盒啊,超想吃吃看。
       写了好几天了,乱七八糟的。
       对,我就是喜欢天哥



文:杨十一
图:来自网络
编辑:吴三醒

编后记:表白天哥加一。

                            Little Forest








      种一季谷物,十几种蔬菜,去城里或者山上找活计,生儿育女,人们在小森的生活轨迹大抵如此了。
      不管是无可奈何地退居于此,还是心甘情愿地在这里生活,小森都回以温柔。
积雪化去,土地边干,冬天刚过,就要准备下一个冬天的食物了。
      在最先下播的作物中,土豆一定在其中。种下的时候还很冷,不过没关系,当它开出美丽的花的时候,天气已经很暖和了。新鲜的土豆,煮熟了洒点盐一起吃,就是难得的美味了。阴干,装箱,这是冬天的食物,也是下个春天的种子。生命和生活一样,循环往复,或者说,螺旋着,向上延伸。
       春天的山上长满了各种野菜和能吃的嫩芽,翻地时候的野草,也是可以下锅入口的。裹上蛋液和面粉,热油里炸过,清新爽脆,与冬季的慵懒,正式告别了。
        与野菜蕨类的一天一个样不同,洋葱的生长就十分缓慢了。上年深秋播种,发芽,移植,分种,然后经过一个冬天,一个春天,在黄梅季节里才能收获,前前后后,将近十个月。当然,对于喜欢它的人来说,再长的等待也是值得的。
       盛开的鲜花,热闹的庆典,安逸又繁忙的劳作。
       这里是小森林,这里是故乡。



文:谈笑几回
图:来自网络
编辑:吴三醒


编后记:小森林专场,啪啪啪啪啪

                      Little Forest (冬)



      冬天来临的时候,小森林下起了好大的雪,站在雪地里,积雪可以没到脚踝以上,当然,脚底之下还有更深的寒冷。
雪下埋藏着很多东西,稻草包裹着的纳豆,萝卜,脚步,声音,秘密。
       “寒冷”是种调味料,可以用来做冻萝卜。把藏在雪里的白萝卜取出来,切成两段,刨去皮,再切成厚片,四五片一组,串在麻绳上,挂到屋外。这样做成的冻萝卜可以存储一年,和其它食材一起炖汤,味道鲜美。
       冬天炖汤用不到燃气,因为屋子里烧着铁炉子,吧锅子放到铁炉上边就可以。炉子是烧木材的,有长长的烟囱通向屋外的天空。所以每年要记得清理烟囱,也要在入冬之前就备好足够的木材,冻住的树木更加不容易砍伐。
       屋外的雪好像吧声音都吸收了,大多数时候,屋里屋外都是一片寂静。如果厌烦了这片寂静,那就起来煮红豆吧,汤水沸腾的“咕嘟”声,火焰吞噬木材的“咔哧”声,还有翘翘出现在炉子边上取暖的猫咪的“呼噜”声,伴随着这些,像女巫搅拌魔药一样搅拌着红豆汤。在缓解压力方面,甜食的确有着魔药一般的功效。红豆很好种植,夏初的时候播下种子,到初秋的时候收获,期间基本不用打理,施肥反而会使叶子疯长而不结豆子,丰收的秘诀是多晴少雨,不被野鸽发现。
       严冬还在持续,虽然寒冷依旧,但晴天还是有的。白云飘过,阳光洒满银色的大地,树枝上的积雪“簌簌”地落下。跋涉在这样的雪地与蓝天之间,可以什么都想也可以什么都不想,甚至可以原谅任何人任何事,与过去冰释前嫌。
       日子不停地往前走去,冬与春总会相遇。



文:谈笑几回
图:来自网络
编辑:吴三醒

                    Little   Forest  2


      村子里没有商店,骑车去最近的集市也要花费一天的时间。
      去的路上大多都是下坡路,在山间的水泥小道上绕行,两边是茂密的森林,水汽的气息,侧耳就能听到。
      水稻收割的时候,十分忙碌,午饭也得夜里做好了带去田间。田里是下一年的口粮。
       而午饭也是上一年从这片田地里收割上来的。
       这个时节,山上的核桃也成熟了,做核桃饭再好不过了,只不过,去择捡那些掉在地上的核桃,是一场与动物们的竞争。
       核桃捡回来还要埋到土里,让表皮腐烂到发黑,再取出来洗净,晒干,烹煮,砸碎,取肉,捣烂,煮饭的时候放入米中,加点酱油调味。美食的制作需要耐心,好在核桃可以储存很久,晒干之后用网兜吊在屋檐下可以一直用到明年。
      芋头同样是一种需要等待的食物,霜降之前就要种下,保证湿度和肥力,然后等它慢慢生长,来年夏天才能长成大大的叶子。如果要保证地下的球根长得大,还得时不时地摘掉小叶。
      芋头,番薯,水稻,各季绿蔬,杂合成忙碌的四季。
      在日复一日的劳作中,很多曾经不明白的道理渐渐也就知道了,很多基于爱的误解和苛责渐渐也该反省了,很多源于失败的伤痕和逃避也渐渐能面对了。
      燃气公司和电力局每个月都会来查勘表盘。邮局时不时也会来,带来账单,或者,许久不见的,远方亲友的来信。



文:谈笑几回

图:谈笑几回

编辑:吴三醒


编后记:谈笑君说小森林有四集够写她写四篇了……

                         Little Forest(夏)





      水汽,不断地从山林间泥土里蒸腾出来,没有上升到更高远的天空中,反而涌向山中的盆地,那里有片村落,有人,当然也有田地。
      木制的房屋通上了电和燃气。然而在如此潮湿的夏季,只有升起火炉才能暂时驱赶屋子里的湿气,阻止霉菌在竹制、木制的家具上蔓延。所以,温度会更高,让人汗流浃背地烦躁。不过,高温高湿的环境有利于发酵。面粉、酵母,都有的话为什么不做面包呢。
      炉子里残余的木材还红热着,湿气已经驱得差不多了,面粉发酵得正好,炉子比烤箱大,可以做比平时更大的面包。
由于田地里不适合种小麦,面粉只有去离屋子半个小时路程的地方购买,去的时候是下坡路,满目苍绿,清风拂面,当然,回程必须花更多时间。
      水稻是这里的主要农作物,然而水田里的杂草仿佛怎么也除不完,生命力无比的强盛。西红柿,也这样,在田边吃掉一个红透的,把蒂扔在土里,可以长出新的植株,把多于的,影响结果的枝丫掰下,插在土里,也能长成新的植株。不过西红柿有致命的克星,那就是,雨水。雨水会让果子发黄,变烂,无法逆转。
      为西红柿搭个大棚是十分正确的选择,只是,搭了大棚就仿佛许下了定居的承诺,因为你不可以再漫不经心,而是要把农作物当成安身立命的根本。真的,决定了吗?
       屋子,在森林沼泽和田地之间,夏天的夜晚,点灯夜读的时候,会有很多意外的访客。“噗”一声落在纱窗上的是翅膀巨大的天蓝色大天蝉蛾,“嗑”一声落在木制窗沿上的是慵懒油亮的独角仙,“唰”一声落在屋顶上的,八成就是夜枭了,与那些受到灯光引诱的小虫不同,这只夜枭只是纯粹地想歇歇而已,可能吧。熄灯之后,这些客人便会陆续地散去,回到它们的山林或者沼泽,萤火虫除外。
       当沼泽边可以当菜吃的雨久花不再冒芽之后,夏天也快过去了。






文:谈笑几回


图:来自网络


编辑:吴三醒





                    橘喵是糖,甜得发光



       戒毒的Final Round,Vel问James准备好了吗,一个人是否可以?James回答,准备好了,我不是一个人,我还有Bob。他让我像一个坦荡的、正常的人那样走在街上,有人喊我先生你知道吗?这是我第一次被人称呼为先生。我想我可以的。对话大意如此。本片第一男主Bob从头听到尾,舔一舔肉垫子,歪了歪圆脸:我的猫伴当然我来守护啦喵。

       人们可能总是误解过得太苦的人需要很多糖很多爱才能填补那颗苦夯夯、漏着风的心,但就是因为太苦了,一点点糖就可以甜很久。那只橘猫啊,是最后一根稻草,或者糖,是一无所有的James最后的寄托和希望,带他重新回到阳光下,或者送他下地狱。你曾是混蛋啊,伤害自己和他人是你的原罪,但是被家人放弃、被喜爱的姑娘拒绝,被社会不公平地对待,更糟糕的是意志力的崩溃,一次次的放纵,那种想要自我毁灭的状态,真的太疼了啊。我看电影的时候提心吊胆,虽然被打过HE的预防针,但那些不算激烈的冲突、一次次的怀疑和拒绝,像把钝刀子,在南方的阴冷冬季磨着人的心口。好几次只差那么一点,就那么一点点,如果编剧后妈一点,这就是现实中无数个浪子回头失败的案例之一,所幸有Bob,温暖的小甜心,你伴着可怜鬼James一步步走过了那段最阴冷的日子。

       陪伴,即关爱,你是被人/猫爱着的呢。这样的人生,又怎么能不为之努力呢?(James遇到了Bob,但有更多的人没有这种幸运,他们孤独地挣扎或者沉沦。如果哪一天遇到了,也许可以递过一颗糖?)



文:吴三醒
图:来自网络(侵删)
编辑:吴三醒

                             作死小记四则



      我常常怨念自己记事太早,又忘记得太少。所以看着自己成长历程,让我对自己能活到现在表示一本满足,同时也对下一代的成长表示强烈的担忧。

       第一则 嘘,让我在床底下点个蜡烛
       大概六七岁的时候,可怕,我竟然在回忆将近二十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的姑婆在蜡烛工厂上班,所以送了我们家好多漂亮的小蜡烛。于是我开始盼着断电,在那个年代,断电并不是什么概率特别小的事件。然而,我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断电。
       那么我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点蜡烛。大白天,把家里的窗帘全都拉上,偷一个爸爸的打火机,钻到床底下,开始点蜡烛,看着小火苗,一点一点燃烧,那个光真的,我到现在还是觉得美呆了!于是我第二次这么干的时候,被爸爸推门进来,然后,一脸蒙逼地看着我差点烧了自己家的房子。现在想想我爸爸那时候内心是奔溃的,他要怎么说服自己和一个喜欢往家里点火的女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他要怎么控制自己的洪荒之力不把我打死。
      但那时,我也给出了理由:床底下最暗,是家中观赏蜡烛燃烧的最佳地点。
      嗯,爸爸还是把我骂成了狗。
 
       第二则 别怕,我就试试发夹导不导电
       很久很久以前,七八九岁的时候吧,那时候女孩子都喜欢带发夹。金属的底,上面粘着一些塑料图案。
       突然就有那么一天,突然有那么一个瞬间,我觉得洗手间的两孔插座特别迷人,我头上的发夹又特别适合这个插座。于是我鬼迷心窍地把头上的发夹打开,分别伸里两个孔里,瞬间手麻哭,麻到小手臂。万幸发夹没有夹住插座,立马弹来了,要不然,我应该没办法四肢健全地活到现在。
      如果我的孩子也想这么干,我应该会提前打断他的手。

      第三则 哈哈,不就是翻个桥
      我小时候玩伴也不多,基本就自己拔个草,挖个蚯蚓的。但是我有个差不多大的姐姐,我觉得她很神奇,因为她有一堆小伙伴跟着,他们会一起打扮一棵树,一起摘花送来送去,都是我不能理解的事情。直到有一天,那个姐姐说,翻过这座桥,就能吃到世界上最好吃的炒冰。我从来不相信这个姐姐的话,因为她一直都是她小伙伴一堆人里规则的制定者,好坏她说了算。那时候也差不多七八岁吧,我作为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美少女,必须是要反驳的,但是前提是必须要翻过那座桥。
      事实上,翻桥翻的是桥上关着的门。从一边绕过去,攀着桥的边缘爬过去。反正我不太记得我怎么过去的了,但是我十七八岁的时候看到那个桥,想到自己以前是翻过去的,吓出一身冷汗。

       第四则 逗你玩的,水银可没毒
       也是七八岁的时候吧,哎,想想我那个时候真是作死作到极致。我从小生病多,四五岁都能看懂体温表了,于是我开始用口腔用体温计量各种各样的东西。温度计平时量量也没什么,最多也就碰到个鸡啊鸭啊的量量。
       直到有一天,我想要量烤番薯的温度,于是,体温计就崩了,水银流了出来,不多,但是足以让我蒙逼。重点是,我把那只烤番薯吃掉了,吃掉了,掉了,了。

       今天夜里突然想起了这些小时候的事情,作死的故事多的是,选了几个具有代表性的写着笑笑。 
       能活到现在真是上帝不公平,他偏爱我啊。



图:来自网络
文:杨十一
编辑:吴三醒


编后记:本来想按这个话题开个专题,连图都P好了,但是鉴于最近热度这么低(讲真,高过吗……),就放放还债的十一的好了。毕竟要放上我的作死经历那就有点厉害了哈……太长,不写(¬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