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hing Hot

我们的征途是,哼哼哈嘿!

                           食夏记 一




      我对小龙虾有执念。就像我对三月春笋,四月鳜鱼,五月野米饭,七月西瓜八月桂,十月石榴还有隆冬的烤番薯的那种执念。是想起来,就觉得现在的时日尚可忍受,接下去的日子还有盼头的执念。
       小龙虾是夏天的前哨。白日的三十来度烤得人蔫头耷脑,但日头将落未落时,整条街便神气活现了起来。人来车往里凉风吹过,吹过烟火气吹过鲜香味吹过人声鼎沸熙熙攘攘。
       我大学的时候,学校外面就是一整条黑暗料理街,但凡打此处经过,车流、人流都止不住的慢下来,一点点一寸寸往前挪,直到融进了整条街道里。走两步,是炒面饭团关东煮,再走两步,是鸭脖子麻辣烫酸辣粉,手心托着胃脚步拖长了挪,挪啊挪,总有你挪不动的时候。两米长一辆手推车,起着两个锅,炒着好几盆龙虾,滋啦啦油爆声辛香气一个劲儿地往毛孔里钻……颇有些自暴自弃的念头。金刀大马地大排档路边摊一坐,吆喝一声“老板!小龙虾!” ,再呼来三五好友,这么个夜便开始了。买三斤送一斤,吃完香辣吃蒜香,吃完蒜香还想再来两斤十三香。说说笑笑嬉嬉闹闹两手油腻,抿过一个个指头,突然发现一个夏日的夜晚便在满街烟火气中过去了。
      其实真说起来,小龙虾肉质粗糙不如河虾鲜嫩,有壳且硬不比吃虾方便(皮皮虾这种异端在此处就不说了),从厨艺上讲其实又没的多大花头,料足、火够,是老是嫩也没多大差。想来这小龙虾这般随便却硬生生吃成了我的念想,大概还在于颜色和香料。清汤寡水的日子里,空气闷热心情蔫烦的日子里,突然一盆小龙虾,红艳艳火辣辣爽歪歪,既刺激了唾液腺又刺激了汗腺,憋在心底的情绪和体液一起排出体外,蒸发在空气里。更别说夏天还是个离别季,泪腺往往比汗腺还发达。而作为对离别相对钝感的人,人生中的每一次升学和分别都过得平静恬淡,绝对不存在什么撕考卷,喝大酒,举起话筒未语泪先流,两个人或几个人勾肩搭背哭成球。啊,真羡慕你们这样的年轻人,感情丰沛得简直叫人嫉妒呢。我对最近一次分别,也就是大学毕业唯二的印象也只剩卖书卖了三五十块钱,然后拿着这钱跟朋友吃了顿小龙虾。小龙虾配哇哈哈,又辣又甜腻,汗水混着尘土黏腻腻趴在脖颈上,连蚊子都嫌弃得叮不下口,唯对桌那一二人彼此龇牙嬉笑不嫌弃得很。那滋味,简直了。
      过日子需要仪式感,尤其对我们这种善于把日子过成白开水的人来说。所以清明要吃青团,立夏要吃野米饭,夏天要吃小龙虾,夏秋之交要吃菱,冬天要吃煨番薯。这无数的口腹之欲和别的许许多多欲望构筑了我年复一年的期盼,是我往白开水里扔的几片柠檬片或者山楂片,是我证明自己还活着还有那么多可爱或者不可爱的欲望的一点点证据。
      大夏天啊,一盆小龙虾就能满足开怀,多简单直接!多单纯不做作!但有那么个不那么愉快的兆头:17年的春夏之交,我在漫长的等位后和人搓完一顿四斤的小龙虾,在烟熏火烤和寡然无味中失去了对小龙虾的欲望。无法再在朋友圈里以搓一顿小龙虾为get一个成就,可能是这一顿滋味确实不够,可能是一起搓的人不够有趣,可能是天还不够热人很不够多连汗水都能被冷空调压回去,总之这一年,我无法自欺欺人地满足于一顿小龙虾。我失去了一种欲望,可能是我想要更多。但比起这个,我更害怕的是随着年纪的增长我们逐渐失去了食欲、性欲甚至是开口跟人讲句话的欲望。想一想就很可怕是不是?然而最可怕的是它是一种看起来具有普遍性的趋势。换一个最近比较流行的词,“丧”。
     人生本身就是一个不断消耗的过程,丧或者丧失就是它的表现形式。仅仅是为了对冲这种消耗,我们已经用尽了全力。所以年轻的朋友们,珍惜你们的欲望啊,毕竟这种东西,是会跟头发一样一天天变少的呢。(此处类比来自于菜头叔)


P.S  这么说来我最近真的有点觉得那些每天想着干坏事的反派们欲望充沛得让人有点羡慕呢。(三观碎)





文:吴三醒
图:来自网络
编辑:吴三醒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