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hing Hot

我们的征途是,哼哼哈嘿!

                         Little Forest(夏)





      水汽,不断地从山林间泥土里蒸腾出来,没有上升到更高远的天空中,反而涌向山中的盆地,那里有片村落,有人,当然也有田地。
      木制的房屋通上了电和燃气。然而在如此潮湿的夏季,只有升起火炉才能暂时驱赶屋子里的湿气,阻止霉菌在竹制、木制的家具上蔓延。所以,温度会更高,让人汗流浃背地烦躁。不过,高温高湿的环境有利于发酵。面粉、酵母,都有的话为什么不做面包呢。
      炉子里残余的木材还红热着,湿气已经驱得差不多了,面粉发酵得正好,炉子比烤箱大,可以做比平时更大的面包。
由于田地里不适合种小麦,面粉只有去离屋子半个小时路程的地方购买,去的时候是下坡路,满目苍绿,清风拂面,当然,回程必须花更多时间。
      水稻是这里的主要农作物,然而水田里的杂草仿佛怎么也除不完,生命力无比的强盛。西红柿,也这样,在田边吃掉一个红透的,把蒂扔在土里,可以长出新的植株,把多于的,影响结果的枝丫掰下,插在土里,也能长成新的植株。不过西红柿有致命的克星,那就是,雨水。雨水会让果子发黄,变烂,无法逆转。
      为西红柿搭个大棚是十分正确的选择,只是,搭了大棚就仿佛许下了定居的承诺,因为你不可以再漫不经心,而是要把农作物当成安身立命的根本。真的,决定了吗?
       屋子,在森林沼泽和田地之间,夏天的夜晚,点灯夜读的时候,会有很多意外的访客。“噗”一声落在纱窗上的是翅膀巨大的天蓝色大天蝉蛾,“嗑”一声落在木制窗沿上的是慵懒油亮的独角仙,“唰”一声落在屋顶上的,八成就是夜枭了,与那些受到灯光引诱的小虫不同,这只夜枭只是纯粹地想歇歇而已,可能吧。熄灯之后,这些客人便会陆续地散去,回到它们的山林或者沼泽,萤火虫除外。
       当沼泽边可以当菜吃的雨久花不再冒芽之后,夏天也快过去了。






文:谈笑几回


图:来自网络


编辑:吴三醒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