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hing Hot

我们的征途是,哼哼哈嘿!

                      季节性惰落



       深刻的寒潮还没来,江南的这个冬天,骗过了很多植物,桂花开了,迎春花也开了。
       每次看到开错时节的花朵,都会为它们感到深深的担忧,怕应该开花的错过花季,怕不该开花的开到一半发现世界跟想象中的不一样了,怕它们开到最后发现无法结果了会无所适从,也怕它们看到结的果夭折了会愧疚万分。然而,就像歌词中说的:问你,何时曾看见,这世间为了人们改变。
       腊八已过,未见薄冰。天幕高远,不见流云。我想在辽远天幕下的一隅沉眠,细数着时节,然后在惊蛰醒来。在此之前,我还没想好,今年该开什么颜色的花,比去年更好还是更烂。
        当我不在期待春节,我就知道,桌上唯一的鸡腿,再也不会属于我了。
        在这样欺人太甚的季节里,完全不想生长呢。


文:谈笑几回
图:吴三醒
编辑:吴三醒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