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hing Hot

我们的征途是,哼哼哈嘿!

                             作死小记四则



      我常常怨念自己记事太早,又忘记得太少。所以看着自己成长历程,让我对自己能活到现在表示一本满足,同时也对下一代的成长表示强烈的担忧。

       第一则 嘘,让我在床底下点个蜡烛
       大概六七岁的时候,可怕,我竟然在回忆将近二十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的姑婆在蜡烛工厂上班,所以送了我们家好多漂亮的小蜡烛。于是我开始盼着断电,在那个年代,断电并不是什么概率特别小的事件。然而,我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断电。
       那么我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点蜡烛。大白天,把家里的窗帘全都拉上,偷一个爸爸的打火机,钻到床底下,开始点蜡烛,看着小火苗,一点一点燃烧,那个光真的,我到现在还是觉得美呆了!于是我第二次这么干的时候,被爸爸推门进来,然后,一脸蒙逼地看着我差点烧了自己家的房子。现在想想我爸爸那时候内心是奔溃的,他要怎么说服自己和一个喜欢往家里点火的女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他要怎么控制自己的洪荒之力不把我打死。
      但那时,我也给出了理由:床底下最暗,是家中观赏蜡烛燃烧的最佳地点。
      嗯,爸爸还是把我骂成了狗。
 
       第二则 别怕,我就试试发夹导不导电
       很久很久以前,七八九岁的时候吧,那时候女孩子都喜欢带发夹。金属的底,上面粘着一些塑料图案。
       突然就有那么一天,突然有那么一个瞬间,我觉得洗手间的两孔插座特别迷人,我头上的发夹又特别适合这个插座。于是我鬼迷心窍地把头上的发夹打开,分别伸里两个孔里,瞬间手麻哭,麻到小手臂。万幸发夹没有夹住插座,立马弹来了,要不然,我应该没办法四肢健全地活到现在。
      如果我的孩子也想这么干,我应该会提前打断他的手。

      第三则 哈哈,不就是翻个桥
      我小时候玩伴也不多,基本就自己拔个草,挖个蚯蚓的。但是我有个差不多大的姐姐,我觉得她很神奇,因为她有一堆小伙伴跟着,他们会一起打扮一棵树,一起摘花送来送去,都是我不能理解的事情。直到有一天,那个姐姐说,翻过这座桥,就能吃到世界上最好吃的炒冰。我从来不相信这个姐姐的话,因为她一直都是她小伙伴一堆人里规则的制定者,好坏她说了算。那时候也差不多七八岁吧,我作为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美少女,必须是要反驳的,但是前提是必须要翻过那座桥。
      事实上,翻桥翻的是桥上关着的门。从一边绕过去,攀着桥的边缘爬过去。反正我不太记得我怎么过去的了,但是我十七八岁的时候看到那个桥,想到自己以前是翻过去的,吓出一身冷汗。

       第四则 逗你玩的,水银可没毒
       也是七八岁的时候吧,哎,想想我那个时候真是作死作到极致。我从小生病多,四五岁都能看懂体温表了,于是我开始用口腔用体温计量各种各样的东西。温度计平时量量也没什么,最多也就碰到个鸡啊鸭啊的量量。
       直到有一天,我想要量烤番薯的温度,于是,体温计就崩了,水银流了出来,不多,但是足以让我蒙逼。重点是,我把那只烤番薯吃掉了,吃掉了,掉了,了。

       今天夜里突然想起了这些小时候的事情,作死的故事多的是,选了几个具有代表性的写着笑笑。 
       能活到现在真是上帝不公平,他偏爱我啊。



图:来自网络
文:杨十一
编辑:吴三醒


编后记:本来想按这个话题开个专题,连图都P好了,但是鉴于最近热度这么低(讲真,高过吗……),就放放还债的十一的好了。毕竟要放上我的作死经历那就有点厉害了哈……太长,不写(¬_¬)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