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hing Hot

我们的征途是,哼哼哈嘿!

                        此事无关风与月


       你感受过小雪过后南方的冻雨吗?那种水汽在高空中凝成冰晶,坠落下来的过程中融化成水滴,在空中遇到寒流再次成为另一个冰晶,接近地表的时候最终成另一滴雨水,几经凝练,几番转换,变得更冷更冷更冷。
       我在小雪过后的第一个雨天,打着伞,哆嗦地走进已经麻辣烫的店,时值下午五点一刻,路灯都已经亮起。
       店小,拼桌。
       对面的姑娘一身职业套装,画着精致的妆,被一口汤呛到了,侧着头,痛苦地咳嗽着,眼圈泛着红。我想,哪怕她现在泪流满面,也可以事后优雅地解释一声,不好意思刚刚呛到了。然而,连解释也多余,因为我们彼此谁也不认识谁。
       我也被呛到了,不能尽情地咳,也不能尽情地流眼泪,当然是被辣汤呛了,不然呢?被生活吗?未免太矫情了。
       从店里出来,一身热气,有种凄风苦雨都不得近我身的霸气侧漏感。麻辣烫真是一种正能量的东西啊,尤其是在这个下着细雨的晚上,是的,吃完出来,天全黑了,灯也全亮了。
       雨丝很冷,但是汤可以很烫;店很小,但是姑娘可以很美;天光消失了,但是灯可以亮起;我们都双眼泛红,但是可以不说话;人很孤独,但也很自由。
       一切显得有点忧郁,带着光的那种,带着诗意的那种,但那是错觉啊,我只是来吃麻辣烫的,与这些风和月无关。



图:来自Same(L.Zhou)
文:谈笑几回
编辑:吴三醒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