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hing Hot

我们的征途是,哼哼哈嘿!

                               老黄

       老黄今年四岁,或者五六岁,也可能是七八岁。我不太清楚,反正年纪挺大了。

       下午去外婆家的时候,外婆不在,老黄也不在。等过会外婆背着背篓从地里回来,老黄也伸着懒腰从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里踱了出来,蔫头耷脑,喵的那一声是有气无力。外婆用脚拨开蔫头搭脚的老黄,不理他,自顾开始剥毛豆。没讨着食还被嫌弃,老黄也不在意,盘着爪子在外婆脚边趴了下来,像个老头子那样眯着眼晒太阳,看起来很是和气。

       老黄也不是一开始都这么和气的。用我舅妈的话说,以前也是生猛过的,抓最大的老鼠,骑最漂亮的小母猫,揍最凶的狗,颜值普通,沉默寡言,一言不合就离家出走。但偷食倒是不偷,还护食,定期还会从外面带些口粮回家。外婆最和善不过一个人,见他记得回来也便不骂他,只是拾了死鱼死鸟死老鼠拌在汤饭里给他加餐。老黄吃完了心情好,难得肯挠着人的小腿给摸肚子。

       这种喵生大概算得上是岁月静好。不过后来小侄子出生,舅妈和舅舅想了好几天,还是怕猫挠了小孩子。某日舅舅给老黄喂了顿好的,没等老黄吃完,就拿蛇皮袋蒙了老黄一脑袋,带去老远的地方扔了。打了个活结还戳了几个孔,但等老黄挠开爬出来,舅舅已经回了家。外婆听了也没说什么,依旧地头忙着农活,家里忙着家务,倒是老黄的碗一直搁在灶头底下没收。

       没成想老黄过了一年自己找了回来,瘦不拉几还脏兮兮,本来就不高的颜值又是下降一大截。嗯,丑。那天外婆在厨房门口摘菜,老黄蹲在不远处的柴火堆上,半天叫了一声。

       回家的第一顿饭吃的自然是好的,老黄又瘦又苦的一张脸恨不得埋进饭碗里,但一听到舅舅的声音,便慌不择路地踩翻了饭碗,从窗沿上跳了出去。听到,逃,回来,再逃,等来来回回几趟,见舅舅没有再拿蛇皮袋蒙他一脑袋的意思,他也就重新住了下来。离人离得远远的,守着他的小破碗,不爱出去浪,专心致志宅在厨房做一只煨灶猫。

       煨灶猫,一要宅,二要丑,三要冷。冷心冷肺,才呆得住这一口灶头。老黄年轻的时候就不算爱亲近人,现在年纪大了更不爱搭理人,除了我的老外婆。时常外婆坐在灶前生火,老黄就蹲在柴上睡觉。外婆一边生火一边絮絮叨叨说他,年纪大了就不要乱跑,扔过一次扔不掉,家里也总不会再扔第二遍。老黄半搭着眼皮打瞌睡,半晌换一个姿势,也不晓得听进去没有。

图:吴三醒
文:吴三醒
编辑:吴三醒

编后记:献给谈笑几回同学,未来的铲屎官,祝早日找到喵主子,铲屎快乐~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