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hing Hot

我们的征途是,哼哼哈嘿!

                     这也是一篇OS

今天又摔了一跤,避让一辆大车小毛驴就滑倒了。
好在我没有飞出去。
不好在我被压在车下了。
裙子飞起来了耶,不晓得有没有走光。回过神来,腿压在车子下面扯都扯不出,气得扔掉了头盔。
奶奶个熊,老子晚上都想好要去健身房了!老子多舛的健身计划!老子对不起老子的四肢尤其老子的左腿!

我妈停下小毛驴,跑过来推起我身上的车子,第一句话“你怎么能这么蠢啊!”第二句“要不要去医院啊,我还要去买菜啊!”老子捂了下胸口,玻璃心有点碎。

老子沉着脸扶着车子,对老子娘说,你,去买菜;我,去医院。哆嗦着跨上小毛驴,一拧手把,蹭一下跑远了。还好,委屈归委屈,挂下来的只是鼻涕。老子以后有小孩子一定先问她疼不疼再嘲笑她。不过在碰到镇上医院的医生后还要加一条,嘲笑完她带她去医院看一个会让受了伤的病人先坐下再问病情以及问完病情会先处理伤口再写病历的医生。

满脸狰狞地排队挂号,医生瞄了一眼,问了三句,沉默地开始写病历。

我觉得我应该说点什么。医生在认真地写病历,很好快一页了,加油。
伤口有点麻有点痒,血都快干了。医生留给我一个沉默的头顶,我觉得我应该再坚持一下。
尴尬地软著左腿没找着适合坐的地方。医生在写第二页。他可能爱上写字了!
麻痒过去了,疼痛感一阵阵上来了。我觉得医生一定是特地给我时间让我冷静一下。我get了真谛!

幸好我是摔到没脾气。那个时刻,突然,特别,想念,大学校医。虽然校医每次开的药里唯一管用过的是治湿疹的。特别好,下次推荐给你们。

好了不说了,我先想想单手解Bra要怎么解。

文:吴三醒
图:来自微博
编辑:吴三醒

编后记:OS果然特别好写。十分钟搞定。好了,我们的OS权限都用完了【微笑】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