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hing Hot

我们的征途是,哼哼哈嘿!

    亲爱的虫虫,你为什么要死在我的碗里?


      今天晚上点了一份意面的外卖,吃之前拌了拌,拌出一条黑色斑点有美丽花纹的菜青虫。好了,大家都别吃了,拍个照片发给商家,然后默默盖上盒子,陷入了沉思。
      换个角度来讲,虫虫才是最无辜的吧,在菜地里好端端吃饭的时候被虫连饭一起端走,离开了自己的熟悉的土地和家,走上了屠夫的案板。一条完整的虫虫,是不容易的,水龙头下的激流没有冲走他,切菜师傅的刀没有切断他,可是却被活活地烫死了。
      但是,看着扁扁的它,想着它的体液已经渗入我的饭菜里,我就觉得,我还是不要可怜它了。
      我又仔细思考了一下,我为什么讨厌它,是因为它脏?也不见得,人家基本上吃绿叶蔬菜,肚子里的粑粑也比杂食动物的我们干净。洗菜的时候也洗到了它,它跟菜的干净程度也差不多吧。是因为它丑?可是泥鳅和黄鳝也很丑,为什么大家都会喜欢他们。是因为它的花纹太妖艳?可是纯绿色的青虫我也不大能接受。
      贝爷哥哥说过,去掉头,去掉尾,就可以吃了。我试想一下,我把这条青虫去掉头,去掉尾,再多去掉点内脏,能不能感受到贝爷哥哥他老人家说过的"鸡肉味,嘎嘣儿脆"呢?怕是有些困难。
       我问我室友,你能接受菜里有虫么?她说,当然不能。
       我又问她,为什么不能?她说,因为青虫是异类啊!
       我下意识抱紧自己,所以你是喜欢吃同类的么?她笑死。
       我又又又仔细思考了一下,为什么不喜欢吃青虫?大概是没有这个习惯。如果我的外婆告诉我的妈妈,青虫好吃,我妈妈又坚定地告诉我,青虫超好吃。我大概会因为在菜里吃到一只青虫而感到十分满足,如果那只青虫刚好长得十分妖艳,那我一定会是狂喜的。
       所以亲爱的虫虫,下次不要再死在我的碗里啦,么么哒,爱你哦,比心心。



图:杨醒醒
文:杨醒醒
编辑:吴三醒


编后记:泥心流一代宗师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