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hing Hot

我们的征途是,哼哼哈嘿!

                                地藏香



      讲真有些奇妙,每年的七月三十好像都会下几滴小雨,带来些许秋凉。有些疑心莫不是跟这日子有什么关联。
       农历七月为鬼月,三十据传是地藏王菩萨的生日。江南小城,家家户户点起香烛纸钱,邻水的人家还要放河灯庆贺菩萨诞辰愿三界众生早日得度。我们家更直白些,我母亲总是一边点香烛一边念叨着祝愿菩萨生日快乐,来日也望回报我们些福泽。说着自己笑起来,荒诞又郑重的模样。我握着一把地藏香站在夜色里望去,墙角、路边、河荡里星火点点,煞是好看。
      地藏香除了点起来好看,对幼时的我来说更是有别的好用处。小时候物质不算很丰富,没多少玩具便什么都能制成了玩具来耍,地藏香燃尽的半截也能收集了做棒戏,以前叫“挑金箍棒”或者“掷金箍棒”。但剩下的半截地藏香也不是根根都能拿来做游戏,需得削得均匀、笔直、长度适宜才行。资源有限,点完地藏香的这一晚便早早入睡,以便第二天早早起床往自家门前和邻居家门前转悠,把还沾着露水的半截地藏香都挑剔个一遍,凑一套自家的棒戏。
      如能凑齐,当是十分珍爱。即便后来收到人生中第一套第二套第三套真正的“金箍棒”,拥有越来越多的玩具,每一年的七月三十还是会高高兴兴插下地藏香,第二天高高兴兴起个大早去拔。
      如今二十好几,但我还是乐得过七月三十,高兴陪我母亲插地藏香。想了想原因,除了我本性老气,可能还有一点,在每一天都在发生无数变化的现在,有些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不变的东西,能让人感觉到些许安慰甚至浪漫。
      江边上是哪一个人第一次见到了月亮?江上的明月又是哪一年第一次照耀着人类的呢?见过月亮的人生老病死经历了无数的更迭,一千三百年前的春夜一位诗人突然陷入宇宙洪荒的迷思。我握着一把地藏香想象着他写下这两句诗时的心情,却苦于没有足够的才思来应和。

评论

热度(9)